http://www.85188838.com

体育赛事天价版权之下仍有“富矿”可挖

  近来,《纽约时报》一则消息“美国综合格斗赛事UFC盼在华版权收入增加一倍,达到5年1亿美金”吸引了大批体育赛事爱好者的关注。有意思的是,在热心群众纷纷“痛骂”版权费用价比天高的另一边,追逐着版权奔跑的体育赛事转播巨头们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如UFC所言,体育版权收入在中国的价值正在急速提升。或是利益所驱,或是战略部署,但无论如何,可见的现状是,在体育版权的赛道上,高昂的版权费和变现难度不知是动力还是包袱?

  据艾瑞咨询预测,2020年中国线上体育赛事用户规模将高达4.4亿人。这一数据直接表明了体育赛事在华的市场规模。因此,获得体育赛事的转播权于各大投资企业而言尤为重要。而先行的企业在11年前已开始花大价钱布局体育赛事版权。

  以英超联赛版权费为例,11年前,刚成立5年的天盛公司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拿下英超联赛2007-2008赛季前3个赛季中国大陆地区全媒体转播权。陪伴中国球迷近20年的免费英超转播成为历史,天盛公司用5000万美元拉开了体育赛事转播付费时代的序幕。

  “赛场上的人群有多拥挤,欢呼有多热烈,转播版权费用就有多高的上涨潜力。”继天盛之后,新英体育以1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拿下了英超2013-2019赛季的版权。相比起5000万美元,上涨了约3倍。但作为全球收入最高的三项赛事之一,英超联赛令人惊叹的数据并不是上涨3倍的版权费,而是中国产业信息网报道的“其赛事转播权价格由1992年的1.9亿美元上涨至2016年的51.2亿美元,25年间增长了接近26倍”。

  而在未来的2019-2022赛季中,英超联赛国内版权被苏宁集团以7.21亿美元拿下,以当前美元与人民币的汇率计算,这一价格是上一周期价格的5倍有余。中国也成为当时英超联赛海外版权费用最高的国家。

  此外,据易观智库数据统计,2015年,体奥动力以80亿元人民币的“天价”拿下中超联赛5年赛事节目制作和全媒体转播权,这一价格是上一赛季的20倍。腾讯以5年5亿美元的价格获得NBA中国区的网络转播权和游戏开发权,是原与新浪体育所签合同价格的5倍。

  以每年单价来看,西甲价格虽不如中超与NBA昂贵,但在涨幅上不可小觑。2015年,PPTV以2.5亿欧元拿下西甲联赛五年中国地区独家全媒体转播权,这一价格是原合约价的25倍。

  版权费一路引吭高歌,在被称为体育赛事版权费用趋冷的2017年,购买方感到了压力——

  购买中超联赛赛事节目制作和全媒体转播权的体奥动力表达了暂停支付版权费,对版权费用重新展开谈判的愿望,这一愿望于2018年达成——在新版合同中,体奥动力以110亿元的总价获得2016-2025年中超版权。但实际上,体奥动力为新增的5年版权支付了30亿元,版权价格大大缩水。

  新英体育总裁称版权价格如房价,甚至有段子称“要说有什么物价堪比房价,那非体育赛事版权费莫属了”。不过,即使面临天价版权火海,国内资本还是趋之若鹜。

  谈到体育这门生意,入局者甚多,上岸者却寥寥。目前国内主要呈三足鼎立之势,其中BAT就占了两家。

  首先是鹅厂腾讯。腾讯体育的特色是推行精细化运营。自2015年成为NBA在中国独家数字媒体合作伙伴以来,腾讯就一直在NBA身上试水版权精细化运营模式,目前看来,效果瞩目。

  腾讯体育的宗旨一直是,要想让版权发挥其最大效益,就要深挖其附加价值,打造连接从球迷到版权方再到球星为一体的内容产品。

  为实现其宗旨,腾讯体育为NBA打造十余档主题节目,让球迷深入了解NBA,探索NBA历史,甚至是美国篮球文化、人文理念。除此之外,还积极研发直播技术,2017年,腾讯启动全新的超大全景演播室,为观众营造身临其境的观看氛围。

  这些年,腾讯体育通过其对NBA赛事精细化运营经验,不断发力,目前已收割了英超、欧冠、德甲、意甲、CBA等知名赛事资源,建立起强大的体育赛事版权帝国。

  与其他企业不同,自2015年成立以来,阿里体育便备受关注,而关于体育赛事,它也有特别的道路——其最初的定位便是“死磕”原创IP赛事。

  据投资界报道,阿里体育的业务布局主要分为三个路径,分别是合作体育赛事和组织、自主打造原创IP以及场馆和票务等,秉承平台思维发展,阿里体育的目标是成为中国体育经济的基础平台。

  早在2016年,刚成立半年的阿里体育就对外宣布要打造一项高端的电子竞技原创赛事 IP。

  2018年,阿里体育以1.5亿美元独家冠名国际足联俱乐部世界杯。此外,阿里还与Pac-12合作,运营校园体育赛事。在国内外体育版权市场中,阿里算得上是另辟蹊径。

  除了BAT两家在扩展体育版图,苏宁体育也是野心勃勃。2013年收购PPTV,可以说是苏宁伸手体育市场第一步。而苏宁体育正式走进大众视野,是在2017年下半年,苏宁体育成为国内首次齐聚欧洲足球五大联赛、中超、等核心赛事版权的体育平台。

  此后,苏宁体育更是一路高歌猛进,在2018年又签下德甲、法甲和欧冠的独家媒体版权,独自包揽国外大部分足球赛事版权。目前,苏宁体育旗下PP体育用户已超过5000万,付费用户也超过500万,至此,苏宁早已成为中国体育赛事产业核心玩家。

  在经历过资本介入、巨头混战之后,如何进行商业变现,也成为摆在国内独角兽们面前的一大难题。

  苏宁体育集团常务副总裁王冬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从目前商业价值评估角度来看,版权开发和赛事运营带来的回报与目前版权成本有较大差异,这值得所有版权从业人员包括竞争平台思考。

  实际上,无论近年来体育赛事版权用在中国多么水涨船高,赛事生意的盈利模式却一直未发生过根本性变化,国内转播赛事平台的收入来源仍为广告收入和观赛会员付费收入。

  但目前,我国用户付费习惯培养还处于进行时,在2018年一则《体育内容付费用户研究报告》中显示,目前我国体育产业只占GDP的0.6%,人均体育消费低于200元,约占全球平均水平的10%。因此,探索新的盈利模式,已是各大版权方的共识。

  回顾这几年各大版权方运营经验,直播+体育或许不失为一种可行方式。直播是天然能吸引现金流的产业,直播平台与体育头部版权方合作,可以通过直播打赏探索新内容付费模式。

  直播与体育的结合,实际上国内资本早有涉猎。2016年,拥有亚足联旗下所有赛事版权、MLB赛事独家媒体权并冠名新赛季“北京国安队”和控股搜达足球的乐视体育,用3亿元收购了章鱼TV全部股权。其后,章鱼TV依托乐视体育全球版权资源开放的支持,构建以主播为中心的UGC生态系统。

  腾讯曾推出的一款直播软件——企鹅直播,就直接定位于体育赛事垂直领域的网络直播平台。据悉,企鹅直播上线当日,正直首播科比生涯最后一役,企鹅平台日活便突破百万。除了直播业务,企鹅直播还在整合资源、赛事制播、综合服务方面进行布局,探索直播新玩法。

  除了这些,苏宁与龙珠、阿里巴巴与优酷联手直播等,目前看来,体育+直播无疑是挖掘体育赛事潜在价值的方向之一。

  另外,从社交媒体入局,也应被各大版权方纳入考虑范围。随着传统电视的收视率走低,依赖互联网的新型社交媒体已成为用户接收信息的第一平台,在此情况下,与新兴社交媒体的合作也成为现代体育赛事转播的重要趋势。

  国际体育部门负责人Dan Reed认为,体育最大的是属性就是社交属性,可以连接世界各地的社群。国外Facebook、Twitter和Snapchat等主流社交平台均已入场体育赛事领域,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在国内,拥有4.31亿月活跃用户的微博更是将“体育+社交”玩转到底。此前,微博就与体育领域的NFL(美式橄榄球联盟)、NBA、西甲联赛等顶级体育赛事IP达成了合作,还曾转播过超级碗等赛事。据悉,2017年的超级碗微博直播中,短短四小时就吸引了307万人次观看,赛事短视频播放量达8800万次。社交媒体入局体育效果可见一斑。

  体育赛事IP的竞争还在继续,未来我国体育赛事版图究竟仍是三足鼎立,还是会群雄逐鹿,还待时间来证实。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